玮猫儿

【溪自蓝兮】喻黄向 (七)大结局啦!

溪自蓝兮 真.大结局


      时年六月。
      黄少天于竹林中迎接不速之客。
      叶秋罕见地换了素色,递与他一叠洒金小笺。
      “文州临行前,托我将这些转交给你。”

      黄少天颤抖地翻动着。
      “少天,师父所中确为毒宗密毒。那日我二人切磋,师父见自己有将颓之势,便使了全力近身。怎料他功力太过深厚,竟逼出我父留于我身上的护体毒罩。他去世了,是我的错。你未听原委,要杀我,我不怪你。望尔安好。”
      “少天,蓝溪阁内部已稳固,副阁主一直为你留着。当日未同你说明,实是怕你话多嘴快透露出去,我蓝溪阁内部必定不稳。如今想来,却是我想错了你,又高估了自己。望尔安好。”
      “少天,已入数九冬日,我身子疲怠,近日颇没精神。愿吾之苦难能换得你稍稍舒心。望尔安好”
      “少天,杰希来查过我身体,道是无甚大碍。我却见他面露不忍,想必此病凶险。望尔安好。”
      “少天,兄身体日渐西下,怕是等不及你回来了,若你能见此笺,吾大抵已归去。蓝溪阁便交付与你,万勿令师父失望。望尔安好。”
      笔力至此,好似油尽灯枯,一口浊血沾了满篇。洒金熟宣上忽有几点墨色晕开,又是一捧鲜血坠下,轻薄的纸张随风散落至这幽静竹轩的各处角落。
      骤雨忽至,青石板上玉面少年蓝衫尽湿,嘴角犹自血流不止。
      手中仅余的信笺上歪斜的墨迹渐浅。
      “少天,为什么不信我呢?”
      “少天,我很想你啊。”
      “少天,回家来吧。”
      “少天,你,还会回来吗?”



溪自蓝兮,雨何归欤?


溪自蓝兮     END
BY    玮猫儿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