玮猫儿

借你肩膀看日出(叶蓝)大结局了哦😊


37.
“啊啊啊啊啊!”
蓝河简直要抓狂了
猫是最爱干净的好不好啊!
蓝河恶狠狠地扑向叶修
却不料叶修向后一倒
顺势抱住了蓝河

38.
“许博远,你愿意跟我谈一场跨越物种的恋爱吗?”
蓝河愣住。他从来没有听过叶修这样认真地直呼他的名字。
“我就当你答应了啊。”
蓝河继续愣。

39.
于是在这个冬日的夜晚
蓝河终于跟叶修回家了

40.
次日清晨
朝阳初升

“喂!”
“借你肩膀用用。”
“啊?”
“啊什么啊!”
“哦。”
叶修俯下身子让蓝河窜上来
蓝河的肉肉的小爪子搭在叶修脑袋上
软软的热热的
“好看吗”叶修开口
“嗯嗯嗯”
“以后还想看吗?”
“想!”
叶修没再回答,专心地看起日出来
看来我这零食也没白喂
确实是沉了不少啊……

41.
霞光自天边层层铺开来
蓝河忽然想起叶修那日在他地盘上抽烟被发现时的情景

他好像意识到
那不是心烦意乱
那叫意乱情迷。

42.
等等
“叶修你是金毛吗?”
“是啊。”
“我怎么觉得你是狐狸装的呢?”
叶修眯了眯眼,又咧了咧嘴角。
“不然,今晚你来我房间睡,咱们俩好好研究研究我的种类?”
于是可爱纯真的小蓝河又被吃干抹净了呢!

end.

玉骨千机(三)(主修伞)


正厅。
“孙兄今日来此,不知有何贵干?”连温了三遍茶,眼见对面首座的孙哲平脸越来越黑,苏沐秋终于开口。
“我知家弟技不如人,但毕竟是一堂之主。况且你我合作多次,总该给我几分薄面。如今佳乐卧病在床,你自觉如何交代。”孙哲平面无表情,说话间还抿了一口茶,但任谁也看得出来孙大当家心情极差,简直就在爆发的边缘。
“令弟与在下本为切磋,在下本着尊重之心尽全力比试,怎想张堂主留力半分,这才误伤了他。”苏沐秋一席话说得极其艺术,硬是将张佳乐被他揍得满地找牙的事实说成了“误伤”。孙哲平闻言,手却越攥越紧,终于,茶杯碎裂,微烫的茶水迸裂而出,苏沐秋挥袖悉数拦下,双方人马立时向前一步成对峙之势。只是右首一边,势力却显得单薄许多。
内功深厚的苏沐秋,轻功绝佳的苏沐橙,和,
一介书生,叶秋。
“素闻苏先生善于言辞,今日算是领教了这颠倒黑白的本事。”孙哲平重剑出鞘直指苏沐秋,血色弥漫,苏沐秋却也不弱,铁弹三颗抛出便逼得孙哲平不得不闪避一二。两人交手之快令人眼花缭乱。
大当家的都打起来了,手下自然也不甘示弱。再加上苏沐橙无论如何也是女子,几个彪形大汉欺负弱女子自然也不甚好听,于是都冲着叶秋去了。
叶秋早判断出来人方向,奈何实在不会武,连躲逃都显得缓慢了半分。苏沐橙自然是知道他的,一步跃起便要支援。怎料百花镖局也不乏猥琐之人,见她背后全无防备条件反射地一组飞刀偷袭便出。
千钧一发之际,三发铁弹忽至,四柄飞刀尽数击落,是苏沐秋。可因这一瞬间的分神,孙哲平狂剑乱舞已至面前,他避无可避。可若是生生受了孙哲平全力一击依他的身体不躺个七八天,劲气入体后患颇多。苏沐秋无计可施。正当此时,一道残影划过眼前。
“锵——”
一柄软剑横在重剑之下却丝毫不折,足可见持剑之人内力深厚。残影已去,青衫少年挺立身前。忽而剑花一挽,矮身避峰,回身下斩,直切孙哲平下盘。
苏沐秋此时已震惊地无法言语。别人或许来不及反应,可他却看得清楚。剑影步,落凤斩,这种速度,这种信手拈来,若非有高人指点多年浸淫根本不可能做得来。
而这个人,正是那个文弱书生,叶秋。

玉骨千机(二)(主修伞)

苏沐橙的踹门声忽然变成了文雅的敲门声:“哥,叶秋,百花镖局当家人来访。”
叶秋猛然惊醒,怀中人却不安地蹭了蹭。叶秋默然,忽然俯首向苏沐秋额际。
像,实在太像了。
门外的人却像是等不及了,“通通”地砸起门来。“开门!开门!!!”
苏沐秋登时跃起,对上叶秋揶揄的笑容。脑海里飞快地掠过昨夜好像因为冷钻进某人被中取暖的经历,挑了挑眉,又迅速地套上外衫开了房门。门外,孙哲平一脸严肃,欲将苏沐秋拨开入屋,却不料苏沐秋淡淡用手一挡,内力涌动竟至千钧。
“孙兄,内室会客,未免不妥。不如请几位正厅稍候,多饮几杯清茶,待我更衣后再亲自招待,如何?”
孙哲平盯着眼前笑得温润如玉的男子,终于垂手转身,带着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苏沐秋立即反锁房门,长叹一声:“造孽啊······”
叶秋已穿戴齐整,一手长衫一手白巾向他走来:“你跟百花镖局不是合作挺久了么,这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是什么意思。”
苏沐秋接过白巾胡乱抹了把脸,道:“上次走镖,百花落堂堂主张佳乐非要找我来拼一场火弹子,结果······”
“结果你技艺高超,把他炸伤了?”叶秋把长袍往苏沐秋身上一扔,笑着说道。
“嗯。”苏沐秋闷闷地答道。转眼穿好了藏青长衫,道,“走吧,随我去会会孙大当家。”

面对不是熊孩子但真的很生气的小孩子

想说这件事已经很久了
忍一些现在的小孩子也已经很久了
我不知道比我们小五到十岁的这些孩子到底怎么了
废了么你们是?
也许有点以偏概全
但不得不说这是很多现如今十二岁左右孩子的通病

先说说去玩跳舞机碰到的一些个小屁孩
第一个
每次去必插队
插队的理由必然是
姐姐/哥哥我们已经等了很久了而且我们就玩六个币可以吗
大多数人在此时都会选择退让包括我
然而她们真的等了很长时间吗?
未必。
周围的人都在等。我和我的小伙伴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
而她们来了也不过不到十分钟。甚至就是刚来。
说插就插☺☺☺(心里有句mmp不好意思说出来)
所以后来只要见到她们我和小伙伴一步也不会让
不想等?以后让你等的时候多着呢,插个队试试?

第二个
拿着三颗币
跟我跳了四首情侣(不是跳,那就是跺!)
然而还不罢休
于是我和小伙伴投了三颗币
跟她说
你跳吧,姐在旁边看着
然后没跳几秒她就死了
我们浪费了三颗币
其实这也没啥
重点是她的态度
用着我们的币跳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跳完之后亲切地跟我说
姐姐你喜欢跳舞吗喜欢的话可以去参加卓资山的一个舞蹈show(类似这种)
姐姐咱们还跳吗
我说你还有币吗
她说姐姐还有吗
哦呵呵别说我没有就算是有也不带你玩了
当我否认之后小姑娘跟我说,那姐姐我们一起去新华书店看书吧!
我真的只剩微笑☺
意识不到自己用了别人的东西。
也意识不到别人不待见她。

第三个
一个戴着眼镜自作聪明的小男孩
我和闺蜜在跳舞机上跳了B
只听得后面一句
“呵呵。”
我们惊异转头
这小孩立刻跟我们攀谈起来
“这个曲子不好”
“这个不好听”
“这个不好跳”
我们选定之后他说
“唉~完了完了”
跳完了确实不是太好跳但我们也是B
然后他继续嘲讽
“呵呵。我就说这个不好跳你们还要选,唉……”
哦呵呵看来你很懂啊mmp
在接下来的几首曲子中我的右手老是感应不上
他又来普及了(以极其嘹亮的嗓音全世界都能听见的那种)
“我觉得造这个跳舞机的人肯定是右手有问题”
mmp这就是让小屁孩跺烂的
“我刚刚看了你的右手都没感应上其实你可以再跳一次的。”
mmp我难道是瞎子吗我看不见吗
然后继续指手画脚给我们选曲子。
后来我们俩走了。我们以为他会上去跳。而且大概跳的挺好。才会那么专业地上来点评。
然而并没有。他走了。
在之后对这个小孩的分析中我认为
他可能是从小被当做天才捧起来的
习惯对所有事发表看法和意见
但是!你妈没告诉你在别人做事儿时不要去指手画脚吗!!?
你可以提建议
你可以在心里嘲讽我们跳的不好
但如果你在下面坐着
就请你尊重别人
跳舞机上跳的好的我见的多了
天才什么的我见的更多
我没见过有这种癖好的
mmp

还有昨天吃饭碰到的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
孩子还小
让妈妈喂饭
好我可以理解
等一会儿菜上来了
他爸爸的碗里有很多辣椒
他很细心地把它们捡出来
哦你以为这是温情的结局吗!
想多了朋友们
他拿起辣椒粒就往他爸爸脸上扔
他爸爸躲了一下就掉在沙发上了
那种沙发是布面的特别难擦洗
他妈妈就说,孩子不能这样,阿姨擦的时候很麻烦的说着把辣椒捡起来放在桌子上
然后这小孩看了他妈一眼
又看了他爸一眼
接连拿着辣椒往他爸身上扔了五六个
他爸怒了
拿手弹这孩子还要拿辣椒的手
然后这孩子收回了手转头跟他妈妈哭
妈妈爸爸打我了!
他妈没理他
妈妈爸爸打我我也打爸爸!
然后拿着他爸刚拿起来的辣椒继续打!
我以为接下来是他爸妈男女混合双打的情形
没想到他妈安抚了他
来宝宝喝粥啊!
然后他特别大声地说
不行你喂我
然后他妈就喂了。
好,故事结束。我一直在想这要是我孩子我非得让他尝尝什么是逼兜。

我不知道这是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导致这些孩子有如此强的自我中心意识
我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自信
梁静茹吗!!?
我自己回想当初小学毕业的我们
不懂的东西在人前根本不敢乱说
我们受到的教育是要谦虚要尊重要善待别人的劳动成果欠了东西要还做事要有先来后到
这些品德我在他们身上看不到。
一点都看不到
习惯了以自我为中心
习惯所有人围着他转为他让路
好啊
我倒是看看你长大了准备怎么样
你觉得自己很可爱吗
哦。
满心都是mmp
还要保持微笑
为什么不想要孩子
也许这就是理由

我希望我们的下一代能活得肆意快活但有坚持,敢于担当也能合理诉求,有毅力有信心去做好每一件事,能懂得尊重,能善待这个世界。
我不希望他们变得圆滑世故
也不要求什么文人风骨
就是想让他们既能在社会立足
又能保护心里的一方净土

写完发现还有点押韵

借你肩膀看日出(叶蓝)

32.
然而蓝河还是死鸭子嘴硬地说着
“滚,谁稀罕背叛你呢!”

33.
蓝河再看到叶修时已是数月后。
叶修满载荣光
并带了一箱零食
蓝河怒视着叶修:“你还知道回来!?”
并接过了叶修手里的零食
并扑到叶修大大的脑袋前
并抱住了他的脖子

34.
“小蓝河呀,”叶修搂了搂蓝河的腰,
又揉了揉蓝河的小脑袋,
“给你吃了那么多东西
你咋就不长肉呢。”

35.
蓝河听了这一句
抓着零食箱的爪子猛地松开
“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那时候压缩我的业绩,我至于这么拼命吗!”
八个月唉,放在人身上都好几年了!
蓝河怨愤地撕扯着叶修金色的毛发。

36.
叶修忽然放了蓝河的爪子下来
伸出他温热的大舌头
在这个寒冷的冬日
舔了一遍蓝河的脸。

借你肩膀看日出(叶蓝)

微微虐☺☺☺

26.
蓝河看着远去的叶修的背影
忽然大喊一句:
“君莫笑!你还我耗子!”
只见叶修一摆头,一咧嘴
然后傲娇地对蓝河“汪!”
而后扬长而去。

27.
自此,蓝河接收的食物里
多出了一个固定的盒子
专门用来装耗子。
叶修美其名曰:
你要的我都会给你,
即便是我辛辛苦苦抓来的耗子。

28.
蓝河心里苦。
蓝河想骂人。
你一个犬科动物
抓老鼠都给贡献点都打折的
每天兢兢业业来断我们的出路
还有脸说!!?

29.
对叶修的感情变化是潜移默化的。
潜到蓝河自己也没发现
什么时候开始期待与叶修的追老鼠大战
什么时候开始为零食堆中没有信而失落
什么时候开始答应叶修的约见
又在约见前认真地打理自己一身光滑细腻的毛

30.
然而叶修已经消失很久了。
他去为更高的地位更高的荣耀而努力去了
他不用再抓耗子了
也不用再守着邻街的安全
临走时
叶修说,
小蓝,其实我是死过一次的。
所以我希望你不会背叛我

31.
我怎么会呢
我怎么舍得

玉骨千机(主修伞)

玉骨千机
by玮猫儿
全职高手同人
伞修伞

私设甚多,慎入
01
      十七岁,仲秋
      他是衣衫褴褛靠在铺子外墙下瑟瑟发抖的乞儿。
      他是镇上最出名的制伞铺的老板。
      "哎,你是哪儿来的,没听说哪儿闹饥荒啊。"他从怀里掏出两个馒头,一个自己咬了口,一个递给那乞儿。
      乞儿抬头,却不看那白净的馒头,只是看着他的眼睛,道:"我不是饥民。我想在这儿,找份活儿干。"
      他莞尔,将馒头准确地丢进乞儿怀里:"要干活,得先吃饱了才有力气。"他正要起身,那乞儿忽道:"叶秋。"他诧异转身,却又听得一声:“我是叶秋。做伙计,需要名字的吧。”
      “叶秋……”藏在哥哥背后的小女孩探出头来,“巧了,哥哥是苏沐秋,你们的名字里,都有一个‘秋’字呢。”
      “是啊,一叶知秋,果真是有缘分。”苏沐秋笑着,眼底划过不易察觉的光芒。

伞铺里,苏沐秋正整理着挂满房间的伞骨。
      苏沐橙对苏沐秋耳语:“哥哥,这人来路不明。我看他身上衣裳虽破烂,可那发带却是蜀地贡锦,他官话又说得那么准,怕不是上面的公子哥吧。”
     “不用担心,关于他,我大概也有些眉目。叶秋来历不浅,我们也身藏秘密,不过同命相怜,各取所需罢了。”苏沐秋头也不回地收起最上方材质特殊的伞骨,喃喃道:“华光莹莹,玉骨千机,毁于吾辈,实为憾事。”
      伞骨收束,其中一根很明显地从中断裂。断面粗糙,光色黯淡。
    
“苏老板。”叶秋换洗一番出来,已是翩翩公子。
  苏沐秋仍是笑意绵绵:“铺里没有多余的伙计,你就在店里卖伞吧。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妹妹沐橙。”又好像是想了想,才道:“叶秋啊,你可以叫我沐秋,不用见外。”
“沐······沐秋。”
“对了,月光锦就不要总戴出来了。镇上,还是有些识货的人的。”话毕,苏沐秋转身,抱着锦匣步入后堂,独留叶秋慢慢将手覆在发带上,盯着苏沐秋的背影,良久无言。

02.
十七岁,初冬。
转眼两月已过,叶秋与苏氏兄妹也愈发熟悉起来。都是十七八岁血气方刚的少年,友谊的建立也是容易得不得了。叶秋每日与苏沐秋谈经论世,有时话说得晚了,便同席而卧,共枕而眠。偏偏两人睡相都扭曲地出奇,每日踹门进来叫醒二人的苏沐橙深觉不忍直视。
今日却略有不同。

借你肩膀看日出(叶蓝)

叶修(爱抽烟的金毛)×蓝河(吃不胖的橘猫)
私设多
ooc预警
我又来更新啦

22.
之后的每一天,蓝河都能收到来自叶修的无数零食。
最开始蓝河把它们分给手下弟兄
后来蓝河留下一点把剩下的分给邻居朋友
最后蓝河干脆出门都不关门了,零食每天直接放在他家院子里,都省的被路人看到指指点点对蓝河所造成的困扰了。

23.
蓝河也会问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心安理得地接受叶修的礼物。
后来他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大概是零食太好吃了。
对,太好吃了

24.
这日,蓝河率猫众正与蝙蝠一行对峙。
他们的正前方,鼠窝正在活跃。
正当对峙继续升温,蓝河与对方小族长车前子对上了眼互喷地厉害时。
君莫笑!
叶修带领兴欣狗场众犬以迅雷之势自各家族人间冲出。
头里一只哈士奇一马当先,一砖头砸向了鼠穴。
紧接着叶修便旁若无人地掏了这波老鼠的老巢。

25.蓝河想去拦啊
但车前子还在对面上空虎视眈眈,更不必说是其它族群
一动则动全身,不能动。蓝河想。
敌不动则我不动。车前子想。
于是两动物界翘楚眼看着叶修在他们眼皮底下
把鼠窝捣了个干净

挖下一个😊😊😊😊

肆妄/唐柠:

……
说的很有道理……

曦蓝寒星:

自己看图不解释Ծ‸Ծ

阿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完全就是这样的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借你肩膀看日出(叶蓝)完了完了大概要掉粉了

叶修(爱抽烟的金毛)×蓝河(吃不胖的橘猫)
私设多
ooc预警

16.
事后有无数人对那句话给出了无数猜测
什么“我们分手吧”
“晚上来为爱情鼓掌吧”
还有什么“还记得那年大明湖畔的君莫笑吗”
然而蓝河只是听到他说
“小蓝河,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17.
蓝河不相信。
屁啊一见钟情
我还再见倾心呢!
呸!再见个屁!
蓝河踢着路边的小石子往自己家里走。
走着走着他发现有点不对劲
好像走过了
于是又转身返回

18.
来来回回反复几次
蓝河终于找到了被堆起来的盒子完全堵住的自家家门。
“饼干”
“饼干”
“猫粮”
“烤肠”
“骨头!?”
“老鼠!!!?”

19.
蓝河左手拿个骨头棒,右手提着死老鼠,
打开了家门前的最后一个小盒子。
是一个小小的皮质项链
下面还压着一张纸。

20.
“小蓝。”字迹还挺清秀的嘛。蓝河想着继续向下看。
“很感谢你今日出手相助。”
“你太瘦了,需要补补。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各种东西都拿了些。放心,不是偷的。”
“还有,我那句话,是认真的。”
“叶修。”

21.
此刻的叶修正躲在蓝河身后房屋角落的阴影中
罗辑这小子,果然有两下子啊
他一句“给你买了点东西,凑合吃。”居然能被扩展到这个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