玮猫儿

【溪自蓝兮】喻黄向 (七)大结局啦!

溪自蓝兮 真.大结局


      时年六月。
      黄少天于竹林中迎接不速之客。
      叶秋罕见地换了素色,递与他一叠洒金小笺。
      “文州临行前,托我将这些转交给你。”

      黄少天颤抖地翻动着。
      “少天,师父所中确为毒宗密毒。那日我二人切磋,师父见自己有将颓之势,便使了全力近身。怎料他功力太过深厚,竟逼出我父留于我身上的护体毒罩。他去世了,是我的错。你未听原委,要杀我,我不怪你。望尔安好。”
      “少天,蓝溪阁内部已稳固,副阁主一直为你留着。当日未同你说明,实是怕你话多嘴快透露出去,我蓝溪阁内部必定不稳。如今想来,却是我想错了你,又高估了自己。望尔安好。”
      “少天,已入数九冬日,我身子疲怠,近日颇没精神。愿吾之苦难能换得你稍稍舒心。望尔安好”
      “少天,杰希来查过我身体,道是无甚大碍。我却见他面露不忍,想必此病凶险。望尔安好。”
      “少天,兄身体日渐西下,怕是等不及你回来了,若你能见此笺,吾大抵已归去。蓝溪阁便交付与你,万勿令师父失望。望尔安好。”
      笔力至此,好似油尽灯枯,一口浊血沾了满篇。洒金熟宣上忽有几点墨色晕开,又是一捧鲜血坠下,轻薄的纸张随风散落至这幽静竹轩的各处角落。
      骤雨忽至,青石板上玉面少年蓝衫尽湿,嘴角犹自血流不止。
      手中仅余的信笺上歪斜的墨迹渐浅。
      “少天,为什么不信我呢?”
      “少天,我很想你啊。”
      “少天,回家来吧。”
      “少天,你,还会回来吗?”



溪自蓝兮,雨何归欤?


溪自蓝兮     END
BY    玮猫儿

【溪自蓝兮】喻黄向 (六)我更新了有木有!!!

溪自蓝兮    6
   同那时温存后的耳畔轻语一般无二。
      少天,我好爱你。
      少天,你不会杀我的。
      少天,......
     

      那日,黄少天愤然离去,却又在几月后的大典上悄然出现。好似那些往事从未发生。
      喻文州再见他时,他仍是一副翩翩公子模样。他只是没有想到,玉面佳人发起狠来说的话竟也十分动听。
      当冰雨冻结了空气贯穿他的心口,黄少天嗜杀的脸上嘴唇微动。
      他说:“我就杀给你看。”
     
      喻文州并没有死。他的身体有异于常人,心脏生于右室。冰雨的寒气阻止了血液喷涌,名医汇集方捡了条命回来。别人恭维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却知,是黄少天。
      他仍是不忍的。
      一个每日躺在自己胸膛上的精明人儿,怎会不知他致命处。
   
      只是,少天啊,为何不干脆杀了我,一了百了,也便罢了。
      省去了许多相思之苦。

【溪自蓝兮】喻黄向 (五)求喜欢求关注啊😊

      溪自蓝兮   5
  
      叶秋在棺前驻步,喃喃道:“一别数年,再见你却只剩了这一室香灰。虽说世事无常,倒也正合了你心意。”又伸手进去抚了抚孤零零的头骨。而后转身,越过仍在拱手的喻文州,又抬手将黄少天提着的冰雨按回鞘中,方才站定。
     “我,叶秋,以武林盟主之位,传魏老阁主遗训!”叶秋内力传音,灵堂内外百来号人齐齐俯首长跪于地。
     “吾,自知年老,不能当此重任,有愧于蓝溪阁众。各门各徒,当安分守己,以阁为家,若有难事,悉听主令。我死后,尊喻文州为阁主,黄少天从旁辅佐,不得有误。尔等谨遵吾旨,训至立行,不得有误!劳叶盟主掌理大局,吾心稍安。”
     叶秋略显儒雅的音调在此刻是如此铿锵有力。黄少天整个人呆怔在原处。他不愿相信,他调查出的杀人凶手竟被师父一纸遗训保住,即便知晓师父一向宠着师兄,却也不明白中眼前人不解之毒的师父为何仍要一意保住喻文州。
     叶秋的声音再次响起:“文州,蓝溪阁,交给你了。”
     喻文州俯首,刚要称是,不料黄少天持剑暴起,竟不顾叶秋在场要强杀喻文州。剑顶上喻文州滚动的喉结,喻文州却含笑望着他,而后将沉郁之色渐浓的双眸轻轻合住。
     叶秋也只一瞬便又一次打落了黄少天举起的寒锋。
     “少天,”喻文州颈上血仍未止也不去理会,“你不会杀我的。”
     那样温柔的语气。

part 4
http://gulu7904.lofter.com/post/1e6b7c1d_10d30d22

part 3
http://gulu7904.lofter.com/post/1e6b7c1d_10d30d22

part 2
http://gulu7904.lofter.com/post/1e6b7c1d_10d19e7e

part 1
http://gulu7904.lofter.com/post/1e6b7c1d_10d0b2ef

【溪自蓝兮】 喻黄向 (四)求粉求关注啊亲们*^_^*

       溪自蓝兮  4
       黄少天突出一剑,却是挑向严丝合缝的棺椁。一阵寒风后,棺盖已起,却是清香飘出。棺内,泛青的头骨幽幽地盯着立于棺前一袭白衣的喻文州。“你喻文州,前毒宗宗主独子,毒宗覆灭前的少主大人,是也不是!”
“是。”喻文州转身直面已近喉咙的冰雨,神情淡漠得仿佛世外之人。灵堂里跪伏的众人却都惊异得互相望去,无人敢发一语。
然而蓝溪阁五大高手却都是心思敏捷之辈,连听喻文州答了三个是已然有了思量。一个即将被举为蓝溪阁阁主的人背后竟存了这等身份,嫌疑人中当为首位。思及此,这五人互使了眼色,当即结印。蓝雨剑阵顿出,正罩在喻文州灵台上。
喻文州却未躲闪,只是续着方才的语气,淡淡道:“少天,我没有杀师父。他输了,所以他走了,并无甚可说。”
黄少天听得此语怒气更甚,握剑的手已经发白,却未见一丝颤抖。忽而手腕一抖,竟又将冰雨送前两寸。喻文州终也不得不出手,用两指截住冰冷剑锋。鲜血顿时汩汩流下,顺剑身流向持剑人。
“且慢!”一道火红忽而闪入,切断剑阵的核心接点,又击上黄少天握剑的右手。冰雨一抖,侧划过喻文州脖颈,当啷一声落地,带起一串血珠。
      “叶秋!你身为武林盟主,不主持公道却来阻我,又是何道理!”
      黄少天手指一抬召回佩剑,嘶吼着质问此刻才踱入灵堂的叶秋。
      “拜见盟主。”喻文州倒是拱手一礼。
      叶秋今日也是一身素衣,手中拈着枫叶几片。自层层白幡中走来,竟也有几分萧瑟意味。

part 1
http://gulu7904.lofter.com/post/1e6b7c1d_10d0b2ef

part 2
http://gulu7904.lofter.com/post/1e6b7c1d_10d19e7e

part 3
http://gulu7904.lofter.com/post/1e6b7c1d_10d30d22

【溪自蓝兮】喻黄向 (二)

溪自蓝兮 2
       喻文州与黄少天是同门师兄弟。
       两人自十六岁起入蓝溪阁受魏琛教导。黄少天极富耐心眼疾手快,一把冰雨舞得密不透风,喻文州恰与之相反,再轻的法杖在他手里都笨拙如烧火棍,一道残影也挥不出,只得在远处施施法。
       因此,黄少天是不太看得起他这个师兄的。
       可偏偏二人交战,黄少天飞一般冲至近前,还是被喻文州一个六星光牢困得哭天抢地。一来二去,竟连魏琛都从中看出些许不寻常来。问文州,笑而不答。问少天?那家伙东拉西扯一大堆硬是避开所有重点,最后还要补一刀:“你不是看上那个‘年幼丧夫’还是妇的武林盟主了么怎么不去?”噎得魏琛几天吃不下饭去。
        而后魏琛退离阁主之位,二代阁主更是着重培养这二位蓝溪阁未来的中流砥柱。渐渐地,两人出双入对,坐同席寝同裘,一同练功,蓝溪阁中人习以为常,竟也不觉有异。

         而那个烈日下骤雨忽至的夏日,就那样突然地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

       二代阁主方世镜退居海外,众管事请老阁主魏琛来主持大局。却不想众人赶至蓝雨幡下,只看到魏琛发青的尸首。丧期未过,又闻方世镜赶路中途坠入悬崖生死不知,蓝溪阁上下一片哀恸。于是,喻文州,这位早被内定为三代阁主的首代亲传弟子中最沉稳持重的术士,顺理成章的扛起了蓝溪阁的大旗。

part 1
http://gulu7904.lofter.com/post/1e6b7c1d_10d0b2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