玮猫儿

玉骨千机(三)(主修伞)


正厅。
“孙兄今日来此,不知有何贵干?”连温了三遍茶,眼见对面首座的孙哲平脸越来越黑,苏沐秋终于开口。
“我知家弟技不如人,但毕竟是一堂之主。况且你我合作多次,总该给我几分薄面。如今佳乐卧病在床,你自觉如何交代。”孙哲平面无表情,说话间还抿了一口茶,但任谁也看得出来孙大当家心情极差,简直就在爆发的边缘。
“令弟与在下本为切磋,在下本着尊重之心尽全力比试,怎想张堂主留力半分,这才误伤了他。”苏沐秋一席话说得极其艺术,硬是将张佳乐被他揍得满地找牙的事实说成了“误伤”。孙哲平闻言,手却越攥越紧,终于,茶杯碎裂,微烫的茶水迸裂而出,苏沐秋挥袖悉数拦下,双方人马立时向前一步成对峙之势。只是右首一边,势力却显得单薄许多。
内功深厚的苏沐秋,轻功绝佳的苏沐橙,和,
一介书生,叶秋。
“素闻苏先生善于言辞,今日算是领教了这颠倒黑白的本事。”孙哲平重剑出鞘直指苏沐秋,血色弥漫,苏沐秋却也不弱,铁弹三颗抛出便逼得孙哲平不得不闪避一二。两人交手之快令人眼花缭乱。
大当家的都打起来了,手下自然也不甘示弱。再加上苏沐橙无论如何也是女子,几个彪形大汉欺负弱女子自然也不甚好听,于是都冲着叶秋去了。
叶秋早判断出来人方向,奈何实在不会武,连躲逃都显得缓慢了半分。苏沐橙自然是知道他的,一步跃起便要支援。怎料百花镖局也不乏猥琐之人,见她背后全无防备条件反射地一组飞刀偷袭便出。
千钧一发之际,三发铁弹忽至,四柄飞刀尽数击落,是苏沐秋。可因这一瞬间的分神,孙哲平狂剑乱舞已至面前,他避无可避。可若是生生受了孙哲平全力一击依他的身体不躺个七八天,劲气入体后患颇多。苏沐秋无计可施。正当此时,一道残影划过眼前。
“锵——”
一柄软剑横在重剑之下却丝毫不折,足可见持剑之人内力深厚。残影已去,青衫少年挺立身前。忽而剑花一挽,矮身避峰,回身下斩,直切孙哲平下盘。
苏沐秋此时已震惊地无法言语。别人或许来不及反应,可他却看得清楚。剑影步,落凤斩,这种速度,这种信手拈来,若非有高人指点多年浸淫根本不可能做得来。
而这个人,正是那个文弱书生,叶秋。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