玮猫儿

【溪自蓝兮】 喻黄向 (四)求粉求关注啊亲们*^_^*

       溪自蓝兮  4
       黄少天突出一剑,却是挑向严丝合缝的棺椁。一阵寒风后,棺盖已起,却是清香飘出。棺内,泛青的头骨幽幽地盯着立于棺前一袭白衣的喻文州。“你喻文州,前毒宗宗主独子,毒宗覆灭前的少主大人,是也不是!”
“是。”喻文州转身直面已近喉咙的冰雨,神情淡漠得仿佛世外之人。灵堂里跪伏的众人却都惊异得互相望去,无人敢发一语。
然而蓝溪阁五大高手却都是心思敏捷之辈,连听喻文州答了三个是已然有了思量。一个即将被举为蓝溪阁阁主的人背后竟存了这等身份,嫌疑人中当为首位。思及此,这五人互使了眼色,当即结印。蓝雨剑阵顿出,正罩在喻文州灵台上。
喻文州却未躲闪,只是续着方才的语气,淡淡道:“少天,我没有杀师父。他输了,所以他走了,并无甚可说。”
黄少天听得此语怒气更甚,握剑的手已经发白,却未见一丝颤抖。忽而手腕一抖,竟又将冰雨送前两寸。喻文州终也不得不出手,用两指截住冰冷剑锋。鲜血顿时汩汩流下,顺剑身流向持剑人。
“且慢!”一道火红忽而闪入,切断剑阵的核心接点,又击上黄少天握剑的右手。冰雨一抖,侧划过喻文州脖颈,当啷一声落地,带起一串血珠。
      “叶秋!你身为武林盟主,不主持公道却来阻我,又是何道理!”
      黄少天手指一抬召回佩剑,嘶吼着质问此刻才踱入灵堂的叶秋。
      “拜见盟主。”喻文州倒是拱手一礼。
      叶秋今日也是一身素衣,手中拈着枫叶几片。自层层白幡中走来,竟也有几分萧瑟意味。

part 1
http://gulu7904.lofter.com/post/1e6b7c1d_10d0b2ef

part 2
http://gulu7904.lofter.com/post/1e6b7c1d_10d19e7e

part 3
http://gulu7904.lofter.com/post/1e6b7c1d_10d30d22

评论

热度(19)